夜深千帐灯

默默码字的普通人类

沈教授和赵处长的小孩子(巍澜 日常 甜)

始终不变的标题,完全崭新的内容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1.

初初小朋友小脊背挺直,端坐在小三轮自行车上,肉嘟嘟的小手紧握车把手,一脸笃定,无视沈巍担忧的目光。

“初初,你的腿还不够长,骑不了小车车的。”

“初初可以的!”初初用力点点小脑嗲,还想要证明自己似地蹬了蹬小短腿,终于奋力触到了脚踏板,大眼睛亮闪闪的,一副小动物求食的渴望表情。

“腻害。”沈巍无奈笑笑。

“初初要骑车车去旅行啦!”初初扬扬小胳膊,兴冲冲地准备出发。

还没蹬出几步远,初初就迷迷糊糊地拐到一条斜坡上,刹不住闸地一路向下,小孩只觉得兴奋,银铃似的笑声撒了一路。

沈巍暗叫不好,还未用出瞬移阻拦住小孩,初初就连人带车地翻到了道路旁干涸的小水沟里。

沈巍大步迈去,附身抱起歪倒在路旁的初初,又急又怒道:“沈初,你知不知道危险这两个子怎么写?”

“‘危险’?”初初歪歪小脑袋,“‘危’先写一撇,然后……”

沈巍仔细检查初初身上并无大碍,松了口气,语气温柔下来,“以后要注意,不许这样了,知道吗?”

“嗯嗯。”初初小鸡啄米似地点头,“爸爸,你不会写危险这两个字吗?我回家教你好不好?”

“嗯,好。”沈巍笑着摇摇头,慢悠悠地抱着小孩踱回家。

三轮小自行车:“……”

2.

初初风风火火地扑倒赵云澜怀里,眯眼笑道:“妈妈,陪初初躲猫猫!”

“好啊。”赵云澜轻轻捏一下初初婴儿肥的小脸。

“我先躲。”初初小手捂住赵云澜的眼睛,“你不许看。”

“听初初的。”赵云澜嘴角上扬。

初初左右观察一番,抱着两个抱枕挡在自己面前,缩成小小的团子。

赵云澜睁开眼,就瞧见了初初两个精神的小揪揪,却故意大声道:“初初呢?不是刚才还在吗,怎么不见了呢?小宝贝真厉害啊,我都找不到她了。”

小团子初初笑得小肩膀一耸一耸的,仍旧认真地缩成一团隐藏自己。

“初初你出来吧,我找不到你了。”赵云澜故作无奈道。

初初一骨碌翻坐起来,小脸红通通的,乐呵呵道:“太棒辽,初初最腻害!”

“那你是和谁学的?”赵云澜把初初的脸颊旁的乱发撩在耳后。

“大庆猫猫!”初初昂起小脑袋,“猫猫最会躲猫猫了。”

3.

初初吸溜吸溜鼻子,皱眉将沈巍手中的药推开,哑声道:“初初不次药。”

“为什么呢?”沈巍柔声道。

“不好次,苦。”初初委屈巴巴道。

“但初初生病很难受啊。”沈巍捂住小碗,稍微用黑能量加热,“吃了药,病好了,其他小朋友才会和你玩啊。”

“那我不和他们玩。”初初撅起小嘴,摇摇头,又咳嗽起来,憋得小脸通红。

沈巍无奈将药放下,道:“爸爸先给初初做些川贝雪梨,等等再吃药,好不好?”

“只次雪梨。”初初咽了口口水。

沈巍无奈点头。

让云澜和初初吃药,是沈巍人生几大难事之一。

4.

从幼儿园回家,一路上初初脸上都乐出了一朵花儿,笑眯眯的把自己的小书包倒放,倒出一堆零食,献宝似的推到赵云澜和沈巍面前。

“初初,这是从哪里来的?”赵云澜好奇道。

“其他小朋友给的。”

“小男生还是小女生?”

“都有吧。”初初歪歪小脑袋,“小男生比较多。”

“完了。”赵云澜捂住心口,“初初有人追了。”

“初初现在是小孩子。”沈巍无奈笑道,“怎么会懂这个?”

“哼,以后要是哪个大猪蹄子追我的初初宝贝儿,先过我的镇魂鞭再说。”赵云澜咬牙道。

沈巍摇摇头,不置可否,但也开始考虑未来初初男朋友的事了……

暗黑系兔叽……

可不可怕(๑ó﹏ò๑)

沈教授和赵处长的小孩子(巍澜 日常 甜)

1.
某个雷雨交加的深夜。

沈巍伸手将滚到床边摇摇欲坠的赵云澜搂进怀里,将蹂躏成一团的被子展平轻轻覆在酣睡的人身上,松了口气,刚要睡去,就听见一阵凌乱的敲门声,他迅速起身开门,瞧见门口抽抽嗒嗒的初初,小孩泪眼汪汪地望着沈巍,肉嘟嘟的小手还紧紧抓着拖在地上的毛绒兔子,赤裸着的小脚紧张地交叉着,沈巍附身将小宝贝抱起,轻轻蹭去她眼角的泪滴,柔声问道:“初初,怎么了?”

“打雷,怕……”初初小声呜咽道,小脑袋深深埋在沈巍怀里。

沈巍将初初冰凉的小脚捂在手里,轻轻按着,心中不禁埋怨自己的粗心,初初第一次单独睡觉,他怎么没考虑到小宝贝一个人睡会怕打雷呢?

“不怕,爸爸陪你。”沈巍凝视着初初,温柔而笃定道。

“嗯……”初初含糊不清地哼唧一声,伸手揉揉眼眶,张开小嘴打了个哈欠,小脑袋蹭蹭沈巍,又沉沉睡去。

沈巍坐在床边,看着一大一小两个宝贝,无奈地摇摇头。

如果云澜怕打雷也好了……

2.
初初歪歪脑袋,小眉头紧缩,被赵云澜轻轻弹了个脑瓜崩,“小姑娘,想什么呢?”赵云澜笑道。

初初严肃地直视赵云澜,缓缓开口:“妈妈,我是从哪里来的?”

原来自己也有一天也要回答这人生三大疑问啊,赵云澜咽了口唾沫,开始费力回忆自己小时候爸妈对自己的回答,准备抄一个答案。

“爸爸,我是从哪里来的?”小小的赵云澜好奇问道。

长久的沉默之后,赵心慈缓缓道:“你妈肚子里。”

“我被妈妈吃了吗?!”小赵云澜惊恐开口,幼小的心灵蒙上了一层阴影。

赵云澜捏捏眉心,不能说这个,他向博学的沈教授投出求助的目光。

沈巍喉结上下滚动一下,垂下目光,默默地无视了赵云澜的信号。

“我也不知道啊,初初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我睡着了,爸爸肯定知道。”赵云澜果断把沈巍拉进坑。

“初初,你要不要吃爸爸做的蛋挞?”沈巍转移初初注意力。

“次!”初初眼睛一亮,完全把这个人生重要问题抛在了脑后。

沈巍和赵云澜同时松了口气。

第二天。

初初爬到赵云澜身上,小肉手摸摸赵云澜的小肚子,大眼睛眨巴眨巴,一脸惊奇道:“初初是从妈妈的肚肚里来的吗?为什么要吃初初,妈妈?”

“这是谁和你说的?”赵云澜咧咧嘴。

“似姥爷!”

赵云澜:“……”

老爷子坑娃真的是代代相传啊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起标题废……

沈教授和赵处长的小孩子(巍澜 日常 甜)

1.初初小朋友吃腻了的磨牙小饼干都被赵云澜当成办公室小零食了,林静表示每次看到领导抱着一盒幼稚的骨头状小饼干在那里啃呀啃,心情都十分复杂。

2.初初馋大庆的小鱼干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,碍于没长齐的小乳牙,初初只能眼巴巴地瞅着大庆没心没肺地享受小鱼干,赵云澜发现后,毅然决然地没收了大庆的口粮。

3.初初终于长齐了乳牙,却偏偏独爱小鱼干酥酥的尾巴,赵云澜又给大庆买了一堆小鱼干。

4.赵云澜不喜欢吃蔬菜,沈巍对此十分头痛,初初小朋友到来之后,沈巍的头更痛了。

5.赵云澜对于自己不喜欢吃青菜的理由是:他不喜欢绿色……

6.初初和赵云澜一样,都嗜好甜食,每次都会一起绞尽脑汁,积极配合,用尽三十六计,瞒过沈巍的火眼金睛,偷吃棒棒糖。

但蛀牙瞒不过……

7.沈巍对初初的饮食特别上心,但是依旧抗不过初初小朋友见到什么都想尝一口的“坏习惯”。

8.有一次,赵云澜胃病莫名复发,沈巍耐心地为他熬了一锅清苦的中药,刚端出厨房,就看到初初一只小手拿着勺,一只小手捏着小碗,热切地望着咕嘟嘟冒热气的小砂锅,咽了口口水。

9.赵云澜偷喝的酒放在茶几上忘收走了,被口渴的初初一口喝掉,初初完全继承沈教授的一杯倒体质,在医院昏睡了一整天。

从此以后,赵云澜主动戒酒了……

10.初初到处乱跑不想吃饭时,沈巍不会像一般家长一样追着喂,他十分笃定,当饭香飘出厨房时,赵云澜和初初一大一小两个不听话的熊孩子会自动端坐在餐桌前。

11.初初第二件不开心的事是沈巍出差不在家,第一件事是沈巍出差时,赵云澜担负起做饭的重任。

沈教授和赵处长的小孩子(巍澜 日常 甜)


初初小朋友套着纯白色棉袜的小肉脚蹬蹬沈巍紧实的大腿,伸出肉乎乎的小手勉强揪住沈巍的前襟,嘟嘴道:“爸爸,你给初初卖萌。”

博学多闻的沈教授扶扶眼镜框,难得遇到了一个难题,疑惑道:“卖萌是什么?”

初初歪歪小脑袋,对“卖萌”这个概念也不是十分明了,她眨巴眨巴大眼睛,含糊不清道:“卖萌就是嘟嘟嘴,眨眨大眼睛。”说着,小手在粉嫩的脸庞下比出一朵小花,“爸爸,你卖卖萌。”

沈巍抿抿唇,迟疑道:“爸爸不会卖萌。”

“没关系哒。”初初握住沈巍的手指,“我教爸爸。”

沈巍眼神开始飘移,落在打瞌睡的赵云澜身上,认真道:“妈妈会卖萌,你让他卖一个。”

初初的眼神锁到赵云澜身上,点点小脑袋,手脚并用爬到赵云澜身上,奶声奶气地喊道:“妈妈,你卖萌。”

赵云澜深吸一口气,舒展身体,抽抽浑身酸麻的懒筋,单手扶住初初小朋友,迷糊嘟囔:“卖什么萌,谁买啊?”

“爸爸买,爸爸有钱钱。”初初乐呵呵道。

赵云澜敷衍地伸手比了个“V”,懒洋洋道:“沈教授,我卖萌了,你给钱吧。”

“不对。”初初严格地纠正,“要嘟嘴嘴,还要,还要大眼睛。”

赵云澜咧嘴笑笑,眼神开始乱飘,心中暗骂,“死猫,又到哪儿鬼混了?!”

龙城公园。

路人诧异,“这黑猫怎么没完没了地打喷嚏?”

后来,大庆被赵云澜摁着给初初卖了个萌。

大庆:“我有句……”


朱·不会卖萌·一生挚爱火锅·反射弧比身高长·咬指甲·吐泡泡·老实人·一龙

你大哥就是你大哥……

漂浮的白云是天使瘦骨嶙峋的羽翼,它们堪堪地附着在天使羸弱的脊背,夹杂着浮冰的青色血液缓缓凝滞,透明,虚无,摇摇欲坠,一闪而过的流星总是粗暴地将其撕扯割裂,散乱成破败的棉絮飘飘扬扬地混浊了天际,一丝一缕消融在空气里。


看到某个大大写的文简直就是暴风雨式的哭泣啊(ಥ_ಥ)

我滴妈鸭!

TA的文字真的是一丝一缕熨帖人心腹的细腻而又炙热的存在啊……

再看看我自己写的东西,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,这都是啥?

呼……

我一定要死命打磨自己的糙文笔……

要闭关闭关闭关……

不能再写的那么浅薄了……

碎碎念╯﹏╰

1.生面的一生是浮光掠影,不再相见和走不到尽头的马路

我表演一个暴风雨式哭泣(ಥ_ಥ)

2.灯灯同学是,疤痕、玻璃弹珠和所有失恋的爱情组成的,为什么捏?明明灯同学写的文章那么的甜呀,我很少虐自己的CP的呀⊙ω⊙

3.罗浮生是一头霸道,威风凛凛的雄狮

面面是一条纤细,有点恶毒的眼镜蛇

还是很符合的,我感觉……

4.罗浮生是由刀片、笑声和所有没有吃完的饭粒组成的

沈面是由温柔、蓝莓和所有讨人喜欢的东西组成的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灯灯同学可能根据这些文字这些东西写一点文章哈(´-ω-`)

面面缩水之后(镇魂 生面 轻微巍澜)

假装是1000f福利……

它就是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.
一道沉重的力度横压在沈面纤瘦的脖颈上,蟒蛇纠缠猎物似地缓缓收紧,沈面的呼吸被死死凝滞粘连在喉咙里,他皱眉挣扎起来,费力将那个重量剥离自己的身体。

沈面迷迷糊糊地曲起身体,侧头瞥见身旁酣睡的罗浮生,嘴里不满地嘟囔几句,起身要下床,刚迈出一步,就被睡裤的下角绊了个踉跄,长长的裤脚被沈面踩在脚下,沈面皱眉,将裤子提起,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整个人被罩在了宽大的睡衣里。

“不对。”沈面低声道,稚嫩的声音钻进自己的耳朵,他捂住自己的嘴,一脸吃惊。

沈面惊魂未定地咽了口唾沫,颤巍巍地伸出自己的手,肉嘟嘟的小手赫然在自己面前。沈面暗骂一声,吭哧吭哧爬上床,跨坐在罗浮生的腰际,小肉手啪叽啪叽地拍他的脸,扯着嗓子喊:“罗浮生,你给我起来!”

罗浮生下意识地抚上沈面的腰,缓缓睁开双眸,小小的身影映入眼帘,罗浮生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,迟疑道:“面面?”

“我怎么缩水了!?”沈面的小脚死命踢蹬着,被罗浮生轻轻握住脚踝,“是不是你捣的鬼?”

罗浮生欲哭无泪,无奈道:“我没这个本事,宝宝。”

“那是怎么回事?”沈面闷声道。

“要不找咱哥问问?”

“那是我哥!”沈面不爽,小肉手把罗浮生的头发蹂躏成一团鸡窝,“不许和我抢!”

“宝宝,别乱动。”罗浮生目光沉了沉,哑声道。

“嘁,你……”沈面撇撇嘴,柔软的小屁股无意识地后挪,蹭到一个热乎乎的硬物,他诧异地瞪大双眸,愤愤道:“罗浮生,你这个大变态,我现在是小孩子!”

“我去厕所。”罗浮生起身把小小的沈面抱起放在床上,“你别乱跑。”

沈面哼了一声,坐在床边,晃晃小肉腿,眉头紧锁,若有所思。他滑下床,把碍事的睡裤脱掉,扯扯松垮的睡衣,沈面抿抿唇,没再动作。

沈面盘起小肉腿,一脸严肃,他摸摸肉嘟嘟的小下巴,嘟囔道:“怎么会这样?”

沈面的思绪不知不觉飘到了爪哇国,被肚子的咕噜声猛地拽回,他抬眼看看表,喊道:“罗浮生,我饿了!”

罗浮生轻叹一声,利落地收拾一番,上前一只手抱起小孩,笑道:“想吃什么?”

沈面扑蹬一下小腿,甩给罗浮生一个白眼,声音却像小猫一般,奶声奶气的,轻飘飘地划过罗浮生的心尖,“你放下我……”

“你那么小,让我怎么放心?”罗浮生捏捏沈面婴儿肥的小脸。

“你现在立刻打电话给我哥,问问他到底怎么回事儿?”沈面双手掐住罗浮生的脸颊,与他对视。

“好。”罗浮生咧咧嘴。

一阵冗长的忙音之后,对方才匆忙接了电话。

“你好,沈教授现在有事,不方便与你联络。”

“是我,罗浮生。面面现在出了点状况,沈教授什么时候有空,能让他亲自来一趟吗?”

“状况?”赵云澜看看小沈巍毛茸茸的发顶,“他也变小了?”

十分钟后。

赵云澜牵着沈巍的小手,敲开了罗浮生家的门。

门口套着宽松睡衣的沈面一看见自己的哥哥,就焦急地扑了上去,小肉手捏捏沈巍的脸颊,又不安分地上下乱动一番,罗浮生不满地啧了一声,将沈面搂进怀里。

“哥,你怎么也缩水了?!”沈面略显崩溃地捶捶罗浮生的肩膀。

沈巍习惯性地想推推眼镜,没成想小肉手直接触到了自己柔软的小脸,他掩饰地轻咳一声,沉声道:“我们的黑能量在月食之夜被反噬了,要想恢复,只能等待下一次月圆。”

“那我们就只能这样了吗?”沈面目瞪口呆。

“只是一段时间而已,无需烦忧。”沈巍淡定道。

沈面:“……”

商量对策无果之后,赵云澜强行将沈巍抱走,一脸得色,心里暗爽:沈巍一直不恢复多好啊,他要是从小就把沈巍养大,自己是不是就不用被压了。

赵处,年下了解一下?

2.

沈面斜睨罗浮生,凶巴巴道:“我现在是小孩儿,你要是敢有什么非分之想,我劝你赶紧断了这个念头,不然……哼哼哼,后果很严重。”

罗浮生抿唇将笑声压抑在喉咙里,他亲昵地蹭蹭沈面的脸颊,道:“宝宝,我还没有禽兽到这种地步。”

沈面两手并用将罗浮生的脑袋推开,扑棱着小胳膊小腿就要跳出罗浮生的怀抱,却被其轻而易举地桎梏住。

“乖。”罗浮生揉揉沈面的脑袋,“我先派人给你带几身衣服过来,你总不能就套在这睡衣里吧。”

沈面低头看看自己白嫩嫩的小腿和脚丫,奶声奶气地爆了句粗口,被罗浮生弹了个脑瓜崩。

小孩捂住额头,火辣辣的痛感在上面蔓延开来,他的眼角泛起泪花,“罗浮生,你干嘛那么大劲儿!疼死我了!”

罗浮生小心地撩开沈面的刘海,一片红痕晕染在光滑的额头上,罗浮生心疼地皱眉,轻轻吹吹沈面的额头,道:“吹吹就不疼了。”

“哼,趁我变小,你就可着劲儿的欺负我吧。”沈面咬紧后槽牙。

“我没有,宝宝你别冤枉你老公。”罗浮生故作委屈道。

3.

罗浮生拿着小小的童装,耐心劝诱道:“宝宝,我给你穿上新衣服。”

沈面捂住领口,皱眉道:“我是身体缩小了,不是生活不能自理,我自己穿。”

“你身体太小了,穿衣服肯定不方便。”

“我自己可以。”沈面一把拍开罗浮生的爪子,顺带把衣服抱走。

4.

沈面难得安稳地坐在罗浮生怀里,一本正经地玩着自己肉嘟嘟的小手,听到罗浮生冷得掉冰碴的声音,“洪帮的规矩你要是破了,就别怪我无情。”

跪倒在地的人身如筛糠,不住地磕头求饶。

沈面听得心烦意乱,拽拽罗浮生的领口,罗浮生微微颔首,让沈面凑在他的耳畔,听到他轻声道:“你能不能别在我面前处理你们洪帮的事儿?好烦啊。”

“遵命。”罗浮生冲手下扔了个眼神,手下立刻心领神会,将那人带走,迅速清理现场。

“老大,这孩子长的真像嫂子啊。”某位手下奉承道。

“是吗?”罗浮生笑道。

“不愧是生哥,才几年功夫,孩子就那么大了。”

沈面撇撇嘴,懒得搭理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,小脑袋埋在罗浮生的颈窝,迷糊地嘟囔几句,被罗浮生抱起。

“我的小宝贝要睡了,你们一秒钟内在我视线中消失,敢弄出一点声响,你们就等着吧。”罗浮生挑眉道。

手下纷纷息声有序撤退。

“罗浮生,我可不是你的小孩。”沈面小声道。

“嗯,我知道,你是我的宝宝。”罗浮生心痒难耐地吻吻沈面软糯的小耳尖。

“哼,别指望我喊你爸爸……”沈面的小手扒住罗浮生的肩头。

后来的后来,沈面终于恢复。

他眼角泛红,双腿打开,无力地承受着身上人的猛烈冲刺,罗浮生带笑的声音在沈面耳畔缕缕散开,“乖宝宝,叫爸爸。”

“滚!”